当前位置: 一码一肖100准 > 秦汉三国 > 正文

中国远征军境外墓地调查

时间:2019-10-11 10:10来源:秦汉三国
刚刚过去的七七事变纪念日,又将人们的视线牵引至那烽火盈天的时月。这是一段不能被忘却的纪念。 除去本土作战或牺牲的士兵,我们同样不能忘记那些远征异域的先辈英魂。1942-

刚刚过去的七七事变纪念日,又将人们的视线牵引至那烽火盈天的时月。这是一段不能被忘却的纪念。

除去本土作战或牺牲的士兵,我们同样不能忘记那些远征异域的先辈英魂。1942-1945,有十万中国远征军将士魂留异域,现在我们能确定战后得到埋葬的,仅为2633人。

他们分处史迪威公路沿线,现已发现的21处中国远征军境外墓地中。只是,这些墓地长久不得守护,被捣毁、被占用,或没入荒芜,“侥幸”得以安葬的捐躯者并没有入土为安。

抗战胜利已近70年,口述历史怀揣着愧疚、忐忑,进入那片先辈流血付命却被我们遗忘的异国土地。

2014年6月12日,一场为中国远征军抗日阵亡士兵的追荐法会在滇西小城腾冲举行。

两岸僧侣庄严的念诵,将人们的目光引向护灵者手中洁白的骨灰坛,引向归葬中国士兵位于江河下游的的殉难处,缅甸。6月,又是一个雨季。在中印缅战区研究者、忠魂归葬志愿者的陪伴下,我们循着抗战阵亡将士的归葬线路,从滇西,进入缅北。

没入荒芜的21座墓地和一截断碑

缅甸两条大河,伊洛瓦底江和萨尔温江的源流都在中国。

沿河流的来处向北,位于横断山脉西沿的高黎贡山,像道南北向的堤坝隔开独龙江和怒江,将南向的流水导向中南半岛西部,导向安达曼海。

打开卫星地图,“堤坝”西侧,河道兜转。

伊洛瓦底江和其源流瑞丽江勾画的一片区域恰似人类的胃体。视线从胃窦部分沿纬度线向东,在经过云南、广西后,与湖南省最南端的永州市江华县交接。1942-1945,视线两端所牵连的的地域,恰是抗日烽火最为炽烈的区域。

抗战胜利已近70年。昔日的腥风血雨,换作6月的印度洋暖湿气流,为两地带来充沛降水,浇灌着新插的秧苗和已经抽节的玉米。

图片 1

1,如果不是跨越国界线,我们其实很难区分瑞丽江两岸,分属两国村落的不同。在变化了的雨季,国境内外的雨伞却承担着相同的功能,晴时遮阳雨时避雨。

2014年6月13日,在阵性降水中,我们沿70年前中国远征军滇西反攻的方向,从瑞丽江上游行向江水的下游。缅北。早在滇西反攻开始前,另一路中国远征军——中国驻印军从印度攻入这片区域已有半年。密支那、八莫之后,中国驻印军在1945年初攻占南坎。

1945年1月27日,中国驻印军与来自滇西的中国远征军在缅甸芒友会师。次日,“史迪威公路”通车,中断近三年的抗战物资陆路输入通道再次被打通。

6月15日,出云南边贸口岸姐告,经由现今依然在通行的“史迪威公路”,到缅甸掸邦南坎县仅32公里。这段道路,中印缅战区研究学者戈叔亚已不记得走过多少遍。

进入南坎城区,戈叔亚在中心大佛寺旁,一处不起眼的小桥水泥护栏处停下,“这就是美国人标注南坎中国远征军墓地的标志点”。按美国国家档案馆的图片资料,中国远征军在南坎的墓地,位于“从小桥沿史迪威公路西行1/10英里,然后南向沿一条很窄的道路行进1英里的小山”上。

美国人勃特勒(BRIG.GEN. HAYDON L.BOATNER,曾任中国驻印军参谋长。1945年6月作“中国军队前线墓地调查”)对南坎墓地也有记录。这处被勃特勒标注为“12号”的墓地,位于“史迪威公路383英里以南1英里处”。

70年后,“南向的道路”依然狭窄。只是小山上,被勃特勒描述为“维护很好”“排列整齐有说明”的墓地已是一座寺庙。进入寺庙,沿平缓的山坡向上,山体裸露,一座新建的佛塔已完成主体建设。这已是这处寺院内的第四座佛塔,再向上,灌丛肆意生长。

图片 2

图片 3

3,中国远征军南坎墓地建于1945年5月前后,有墓穴425座。这里埋葬的是牺牲在南坎及周边约50公里范围内的新30师、50师等部队的士兵。墓地现为一处寺庙,未被占用的区域也陷入荒芜。

对戈叔亚而言,这里是“又一处无法下跪”的忐忑地。

自2001年在密支那偶然间听当地华侨提到中国远征军墓地,戈叔亚对二战期间中国军队在印缅墓地的探寻始终没有停止。“对每处墓地的确定,都有亲历者或当地民众的口述资料,也有来自美国和台湾地区的战史资料作为佐证”。

十多年来,戈叔亚对中国远征军境外墓地的寻访已至缅甸密支那、西保、八莫、南坎、腊戌、芒友、果敢,以及印度利多、兰姆迦等地。外加可信资料的记载,史迪威公路沿线,已知至少有21座中国远征军墓地分布。

“这些墓地全部为中国军队在印度驻训和反攻缅甸时留下的。就实地探访的情形看,在印度的墓地留存较好。在缅甸,除果敢地区的纪念设施保存较完整外,其余墓地的地面建筑都遭破坏,无一幸免。”与中国远征军在缅甸的绝大部分墓地没入一片荒芜,或土地被占用不同,2011年3月在八莫,对新38师迁葬墓地的寻访却让戈叔亚有些意外。“兴奋,感动”。

“新38师的墓地原本在现在八莫市政大厅的位置,是当地华侨发现墓地被破坏后,连夜迁葬到现址的。尽管这处迁葬墓之后又遭破坏,但在这里,一块断碑却留了下来”。

“xxx八师抗日阵亡将士公墓”,墓碑虽有残缺,但戈叔亚还是能清晰地确定其归属。更为重要的是,从墓碑破损处有根根交错的钢条出露。戈叔亚说,“这是了解当地情势的缅甸华侨,对阵亡远征军将士的一片情意”。

图片 4

4,捣毁,与揭钧先生的眼泪

祖籍广东梅州的蔡正基居住的缅甸九谷,距离南坎约有2小时的车程。

16岁那年,蔡正基以南洋华侨的身份从仰光到昆明,报名参与抗战。因年龄稍小,直到1944年2月,他才得以进入“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驻前干部训练团”第二中队学习无线电报务。

约4个月后,经由印度汀江、兰姆迦等地,蔡正基被空运至缅北战场,参与了密支那、南坎、腊戌等地的对日作战。“打密支那火车站,50师150团三个营差不多打光了两个营。光连长就牺牲了3个。”除对密支那战事激烈印象深刻外,后转入中国驻印军新一军新编30师政治部的蔡正基,甚至记得负责南坎墓地修筑的单位,“工兵2营”。

“打南坎,新编30师牺牲了17个(仅为老人个人表述,戈叔亚认为实际数字远大于此)。之后陆续有新38师、50师牺牲士兵的遗骸迁入”。攻克南坎后,蔡正基随部队南移,他并没有看到南坎墓地最后落成时的模样。

图片 5

5,新30师师长唐守治有关南坎墓地修建时间及规模的公函。

1945年4月27日,新编30师师长唐守治在回复中国驻印军总指挥部军医处的公函中,曾提及南坎墓地的修筑时间及规模。“本师业于3月25日,饬由工兵3连在南坎规模之大约能容纳425人,预计5月10日以前可完工”。

编辑:秦汉三国 本文来源:中国远征军境外墓地调查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