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一码一肖100准 > 秦汉三国 > 正文

共党分子

时间:2019-10-11 10:10来源:秦汉三国
摘自:《“四人帮”兴亡》 出版社:当代中国出版社 “文坛恶少”张春桥 张春桥这位“前进的作家”,曾干过密探勾当,是颇为出人意料的。 尖腮、瘦削、不苟言笑、戴一副近视眼镜

摘自:《“四人帮”兴亡》

出版社:当代中国出版社

“文坛恶少”张春桥

张春桥这位“前进的作家”,曾干过密探勾当,是颇为出人意料的。

尖腮、瘦削、不苟言笑、戴一副近视眼镜,原国民党山东省党部委员、济南正谊中学校长徐伯噗事隔几十年,仍记得当年的学生张春桥的形象。他作如下回忆:

1932年我当济南正谊中学校长时,张春桥是我校五五级学生。他同我关系很好。当时,张在学生运动中,表面积极,暗中告密,是个两面派人物,经常同复兴社分子、学校训育员黄僖棠、范贯三等接触。

1933年,正谊中学有一次举行周会时,有一部分学生散发传单,鼓动罢课,要求抗日。这时张春桥曾向我密告我校领导学生运动的程鸣汉、鹿效会、郑庆拙等学生的情况。我将这几名学生的活动的表现,向伪教育厅作了报告。后来我以“煽动罢课、污辱师长”为借口,将张春桥告密的几个学生开除了,并将程鸣汉等人活动情况告诉了法院法官胡性孳,要他们严加惩处。不久,反动当局以共党分子为名义,逮捕了程鸣汉,在审讯中严刑拷打,判处无期徒刑,死在狱中。

许多与张春桥共事过的人,对张春桥的评价只有一个字“阴!”16岁的张春桥,就已经够阴的了!

1934年夏,17岁的张春桥从正谊中学毕业之后,秃笔一支,混迹于济南文坛。他自命为“前进的作家”,口气却不小,脑袋刚刚伸出蛋壳,就已目空一切。这时,他已对施蛰存、老舍、臧克家发动进攻了。

看看这位17岁“作家”的口气,是何等咄咄逼人:

他批判了施蛰存——“等到施蛰存底编辑下《现代》杂志出版后,捧出来了个戴望舒。从此,你也意象派,我也象征主义地在各处出现着:整个的诗坛是他们底领域,每个文艺杂志底诗里是他们的伙伴。……也许施蛰存会摆出面孔说叫‘孩子家你懂啥’!可怜,中国底读者有几个懂的呢?”

他骂起了老舍——“《民国日报》出副刊,老舍写发刊词,更十足表现其无聊,日前友人访于其家,谈话之间颇露出昏头昏脑来,因为他是没有个性的,有也只是糊涂,他见什么人说什么话,所以对于军人或政治人员演讲也颇得欢迎。”

他斥责了臧克家,还捎带着批评了郭沫若——“以《烙印》那册诗集而成名的青春诗人臧克家在最近已经算是颇为沉默了……臧克家并没有能够完成时代课于他的任务,在《烙印》没有结集以前他也的确曾经写过许多不好的诗,所谓不好的诗,便是说他也曾吟酒弄月过的……假如说他现在正写作长篇的史诗,我们也不感到可喜,现阶段,‘天灾人祸’下的我们,对于自身的感受不说,而借古代的事情来写作,这无疑是故意抛开现实而去寻求过去,用过去来表现现在。这是百分之百的不正确。郭沫若是一个时常这样作的。他的作品里装满了作者的热情,借古屈原、聂莹等来表现他的思想。表现是表现了,却并不能使人多么感动。对于克家我们也是这般想。我们只希望克家对于自己看重些。”

小小张春桥,真乃一只文坛刺猬。两年之后,他斗胆攻击鲁迅,其实不足为怪。这个“狄克”之狂,初入文坛,就充分显示出来了,十足的“文坛恶少”!

1934年11月29日《中华日报》副刊编者在发表张春桥的《关于臧克家》一文时,同时发表了编者致张春桥的短函,规劝张春桥不要“开口骂人”。编者的信,写得颇为巧妙,甚至可以说是在那篇《张春桥标点珍本记》之前,第一次非正式地“炮打张春桥”:

你的两封信都收到,因为空函,不好意思寄给你,所以未复。大家都还年青,锅里不碰见,碗里也会碰见的,决不敢因为你隔得远,就欺你。个中情形,说来话长,也不便说,一句话,在不景气的都市里,很难因为招牌堂堂就独景气。我自己也写文章,也投稿,也被人欺,不过因为在编这点不成器的东西,不敢开口骂人耳。

编者拐弯抹角地奉劝这只刺猬,不要刺人。可是,张春桥怎么听得进去呢?

在“文革”中,上海不是冒出个“狂妄大队”吗?倘若追根溯源的话,那“老祖宗”便是张春桥。

编辑:秦汉三国 本文来源:共党分子

关键词: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